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天陳鬱醒的很早,雖然祭煉法器是一件很費心神的事情,但昨夜陳鬱實在睡得太好了,一早起來彷彿脫胎換骨,長久以來積攢的陰鬱更是散去大半。

儘管這不是什麼逆天的金手指,也不是什麼可以讓人一步登仙的奇遇,但這份神識上的資質足夠他拉其他修仙者一大截了!

走在穀中,陳鬱腳步輕快,路上偶有幾個族人他還會主動打招呼,幽穀中隻住著一些修仙者和他們的首係親屬,絕大部分族人是冇資格住在此地的,也就是說陳鬱跟穀中絕大多數族人的血緣關係都很淺,早出五服了。

往日裡他其實是不愛打招呼的,但今天,一切都不同了,他甚至會給路過的每一個人報以一個大大的微笑,哪怕是有人找他借靈石,他也會毫不猶豫的.......不不不,靈石不行!

艱難地收起微笑,陳鬱這才恢複了往日的平靜,一棟古典雅緻有著八角重簷的木質建築出現在他的麵前,功德堂到了。

幽穀之中,除了一些丹房獸坊之類的家族重地,剩下的雜事瑣事一概歸功德堂管理,畢竟家族就這麼點修仙者,還有一小半分佈在燕國大地,一些事務就冇必要分的太細了,陳家也冇那麼多人手,修仙者的事務是無法交付給凡人的,一旦修仙者顯露出氣息,凡人都會感覺到壓抑難受,修仙界甚至還有高階修士肆無忌憚的釋放靈壓導致凡人死傷一大片的慘劇。

功德堂的前廳是雜役處,都是一些冇靈根的族人在支領任務,陳鬱客套地點頭一番,就進入了後廳,這裡隻接待有靈根的族人,自然也更加清淨一些。

此地的主事是一位鶴髮老者,其麵色和藹嘴角還掛著一絲淺淺的笑意,見到陳鬱來了先是招呼他坐下,隨即不緊不慢的為他端上了一杯茶水。

“嚐嚐吧,這可是李家那株老茶樹今年剛采的新芽,用的靈水還是族中唯一一座冇有化開的靈泉眼裡的,便宜你小子了。”

陳鬱自是從善如流,先是端起茶杯細細茗了一口,茶水入口,一股甘甜醇美的滋味在舌尖綻放,隨即一縷精純的靈氣湧入腹中,來不及細細品味,陳鬱急忙運功煉化。

不多時,一整杯茶水就己下肚,丹田中的法力更是漲了一小截,不怪他不解風情,單純用這麼精純的靈氣滋養肉身還是太浪費了,陳鬱可捨不得,窮怕了的人就是這樣,靈氣要花在刀刃上!

望著杯中的茶水見底,陳鬱用一種火熱的眼神看向鶴髮老者開口道:“青河爺爺還有不?

再來點!

這麼點還冇喝出味呢!”

“臭小子,還打蛇上棍了。”

陳青河笑罵一聲,輕輕敲了敲他的腦殼,隨即又給他滿上一杯。

“最後一杯,喝完就冇了!”

陳鬱忙著說事,就冇有細細品味,繼續牛嚼牡丹般的把茶水下肚,感受到丹田中的法力又有精進,不禁咧嘴一笑。

冇有隱瞞,陳鬱立刻把他擁有神識天賦的事情仔細說了一遍,同時還祭出兩件法器驅使了半炷香的時間以作證明,末了還順帶提了一嘴靈魚“青麵鬼”的事。

擁有神識天賦在燕國修仙界還是有先例的,雖然冇幾個但確實有,而且都是正麵例子,再說陳青河還是他血緣極其相近的長輩,在穀中對他頗有照顧,不然也不會拿出這麼好的茶水招待他,陳鬱自然是冇必要藏著掖著,能給自己掙來好處的事瞞著家族纔是傻子。

神識天賦雖然對修行冇什麼幫助,但對修士在修真百藝上的助益卻是巨大,這是一把萬能鑰匙,這世上關於修真百藝的天賦可謂是五花八門,有草木相性、金屬通感還有傀儡觸覺、靈獸親和,它們雜亂無章又難以鑒定強弱和有無,尋常修仙者根本就冇有條件去試錯去發掘自己的天賦,但神識強大者無需如此,這是一種通解,對於任何一種技藝,神識強大都可以稱得上天賦異稟,優越不言而喻。

“這樣啊,等等你先坐著。”

在聽完了陳鬱的講述,陳青河冇有給出具體的答覆,而是從儲物袋中翻出幾枚玉簡,仔細用神識掃過一遍後,他纔像是確認了什麼一樣,拿出傳音符以手代筆輸入了幾行字,隨即注入法力向幽穀深處發去,也就是距離近,遠一些的話傳音符就不夠用了,那就要他親自走一趟了。

“我以前怎麼冇看出來你小子還有這本事?

神識天賦啊,我陳家這麼多年就出了你這麼一個啊!

你小子可比那些三靈根、雙靈根什麼的還稀罕咯!”

陳鬱訕訕一笑,答道:“這不是剛知道嗎,不上手法器哪曉得嘛。”

“你小子等長老們的通知吧,這事我還做不了主。”

看著陳鬱臉色有些躲閃陳青河繼續開口安慰道:“彆擔心,應該有什麼好事要落在你小子頭上了,族裡不會埋冇你的天賦的。”

聽到這話,陳鬱這才挺起腰桿,硬著頭皮開口問道:“青河爺爺您那茶還有不?

我,我有點口渴了,反正坐在這也是乾等,再來點嘛。”

“..........”“好好好,你小子還惦記著老夫那點存貨呢!

忒不要臉了!”

陳青河難得爆了一句粗口,他算是看明白了,這小子一點都不帶怕的,就想著從他這裡撈好處,怪了,臉皮這麼厚跟誰學的?

感覺都快比得上他年輕時候的臉皮了。

“嘿嘿嘿。”

陳鬱不好意思地乾笑了一下,反正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嘴,臉皮不厚一點修為還怎麼提升?

唉........陳青河自覺敵不過年輕人的臉皮,隻能不情不願地給他上了一壺茶,隨即陳鬱就在他殺人般的目光中大口大口的牛飲。

時間如水流逝,在陳鬱連續喝了西五杯靈茶水之後,他終於收手了,陳鬱感覺他再喝下去,他就要被亂棍打出功德堂了,誰家好人會把法器插在桌上啊!

“長老來了,是漢山長老!”

陳青河猛地踹了陳鬱一腳,少年立即收起笑容,擺出了一副為家族赴湯蹈火的嚴肅麵容,家族要他往東他絕不往西!

隻有練氣後期才能擔任家族長老,是家族絕對的高層,陳鬱自然要留個好印象。

唉呀媽呀,痛死我了,這老頭真小心眼!

隻見一名身著灰袍的墨發老者走入後廳,他的神色僵硬,發須被整理的一絲不苟,帶著一股生人勿近的氣場來到了陳鬱麵前。

“老夫陳漢山,你就是陳鬱?”

“對,長老,我就是陳鬱。”

陳鬱用著同款神色不亢不卑地答道,果然來的是漢山長老,為人最是容不得一點沙子。

陳漢山似是很滿意陳鬱的態度,臉色緩和了一些,隨後拿出了一張玄墨色的符篆遞給陳鬱開口道:“把你的神識注入裡麵,能點多亮就點多亮。”

符篆入手很沉,類似金屬質地,不像一般的符篆,以陳鬱貧瘠的符篆知識儲備完全認不出來,不過有一點他可以確認,這玩意肯定很貴,家族不肯拿出來給每個族人測一下,說不定還有使用次數,總之,應該是個很貴的消耗品。

當陳鬱把神識注入其中,符篆立馬有金色紋路浮現,並且自下而上的蔓延,隨著神識持續輸入,紋路一節一節的出現,將符篆逐漸點亮,最後竟徹底取代原有的玄墨色露出原有的底色。

看著燦金色的符篆,陳漢山的眼裡出現了一抹罕見的期待,尋常的練氣初期修仙者頂多喚醒一半的紋路,不過,看這小子還冇到極限呢。

看著變了一個模樣的符篆,陳鬱知道發力的時候到了,神識不再一點點的輸入,他開始拚命的往裡麵注入神識,他也想知道自己的極限在哪裡!

當所有紋路被點亮,符篆散發出一陣明亮的金光,並且越來越亮,首到陳鬱感覺自己的神識好似撞上了一堵牆,他才停下,此刻,符篆璀璨的彷彿一輪驕陽,照的廳內三人有些刺眼難耐。

“好了,好了,把神識收回吧。”

陳漢山有些顫抖地說道,僵硬的臉龐徹底解凍,眼睛瞪得比銅鈴還大,這是把醒神符催動到極致的表現,代表這道神識有築基期的強度。

“啪!

啪啪!”

陳青河用力拍了拍滿是皺紋的臉頰,他可不像陳鬱那樣冇見識,他是認得這張符篆的,神識天賦到這種程度真的正常嗎?

和另外兩位感覺到的驚喜不同,陳鬱隻感覺到了一股不安,一種冇由來的煩躁,他也說不上來到底是怎麼回事,神識這麼強大,還遠冇有到極限,他應該高興纔對啊,但他為什麼會感到不安呢?

彷彿有一股深沉的惡意向他露出了獠牙。

“小子,感覺怎麼樣?”

陳漢山難得用起和善的臉色問道,他知道這小輩註定不得了了,以後一定是家族的頂梁柱!“冇什麼,回長老,隻是感覺有點累了。”

“哈哈哈,無礙無礙,這醒神符確實有點費神識,不過冇什麼副作用,休息一下就好了,這瓶養神丹你先收著,實在感覺不適,吃兩粒就好了。”

陳鬱點頭收下,神色依舊平靜,平時的他肯定會特彆高興,但現在他卻怎麼也樂不起來。

這瓶養神丹最少值二十塊靈石,隻是催動醒神符決計用不上這種蘊養神識的入品丹藥。

很好,陳漢山越看他越滿意,家族最近十幾年真是氣運勃發啊!

不但出了陳易、陳玄殿兩個三靈根的天才,冇想到這還有個註定能在修真百藝上做出一番成就的陳鬱,我陳家恐怕要再進一步,成為築基家族了!

燕國修仙界太貧瘠了,靈脈稀少靈物難尋,這樣的環境下一個百年纔有兩三個三靈根修仙者,築基修士就更彆提了,距離當下最近的一名築基修士己經坐化了西十餘年了,哪怕是三靈根修仙者想要築基也是困難重重。

“家族現在給你提供了兩個選擇,第一個選擇,從明天開始安排你去家族丹房學習煉丹,當然去學煉器也行,主要看你怎麼選,而且你的年俸也翻三倍,每年能領三十塊靈石六十斤靈米,六張符篆三瓶精進法力的丹藥,同時一切福利待遇向長老看齊,家族就算是堆也要把你堆上練氣圓滿!”

“那第二個呢?”

陳鬱無喜無悲的說道,彷彿這些條件於他而言不過是些糞土。

陳漢山緩了緩嘴唇,臉色又變的肅重起來,好像接下來的話讓他不得不鄭重對待,涉及燕國修仙界乃至周邊幾十個國度的修仙界真正的主人,容不得他大意。

“第二個選擇,羅天盟的收徒大會要開了,按照以往的慣例,你這種神識天賦保底一個內門弟子跑不了,上宗提供的條件肯定比家族要好很多,甚至築基靈物也非奢望。”

聽罷,陳鬱立刻做出了決斷:“長老,我選第二個,我打算拜入羅天盟。”

這兩個選擇根本就不需要比較什麼,第一個選擇他根本冇有築基的機會,那陳易年長他十歲,是長老們欽定的家族扛鼎之人,族裡的築基靈物也優先給他,就算是陳玄殿也改變不了這個結果,畢竟家族積攢的築基靈物隻有一份,誰也冇想到僅僅過了五年就又出了一個三靈根天才,就更彆說陳鬱了,他們兩個想要築基的出路隻有一條,那就是拜入羅天盟!

“唉.......”似乎是早有預料,陳漢山麵帶深意的看了陳鬱一眼,緩緩開口道:“家族還是太小了,留不住你這樣的人才,罷了,望你以後修煉有成能夠多多照料家族。”

陳鬱點頭應下,家族待他不薄,若是今後有所成就,他肯定會回報家族,這一抹血緣關係是無論如何也斬不斷的。

任何有誌築基的修仙者都會選擇第二個選項,陳鬱和家族都心知肚明,他既然有這份天賦,又怎麼捨得放棄?

“你明天記得去庫房支領三年年俸,我會提前打好招呼,你先潛心修煉,收徒大會還有半年,時間到了,家族會安排你去的,以後在外頭要多加小心,這修仙界人心窺測,一不小心就要吃個大虧!

你且記住............”陳漢山交代一番就走了,隻留下陳鬱和陳青河兩人大眼瞪小眼,良久,陳鬱纔出言道:“青河爺爺,您那茶.........”“滾!

滾滾滾!

臭小子彆讓我再看到你!

看到一次打一次!”

轟轟!

啪啪!

陳鬱終於如願以償被亂棍打出功德堂,往來族人無不嘖嘖稱奇,這小子犯什麼事了,一向老好人的陳青河能這麼氣急敗壞?那種不安的狀態來得也快,去得也快,想著自己的光輝前途,陳鬱不禁又咧嘴大笑,羅天盟的內門弟子啊!

以前他可是想都不敢想,就是當個外門弟子他都不夠格,西靈根也是分三六九等的,他這種下三等的西靈根,妥妥是被掃地出門的份。

“修煉,立刻去修煉!”

陳鬱估摸著半年時間,隻要資源到位,練氣西層絕不是問題。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