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說完,就望向眾人。

“壓製到同階?”

眾人聞言也是你看我我看你的,顯得場麵亂成一團了。

許久也是那位壯漢開口了,“李力,你先出來挑事的,那就你先來吧。”

“趙山,憑什麼是我啊?

我不也是你們讓我問的嗎?

還有你們剛剛不是還很跳嗎?

說什麼隊長……”李力被壯漢點名後立馬就大聲說道不過還冇說完便被一旁臉上有著雀斑的女生打斷。

“李力,話彆這麼說,我們什麼時候討論隊長了?

還有你自己出來挑事的還要拉我們下水?

真是夠無恥的。”

徐綵鳳有些陰陽道。

“你!”

李力被這話說的夠嗆,指著對方卻冇在說話。

“好了,都不要再吵了,隊長,我想和您切磋切磋。”

一個男子走上前抱拳道。

男子一雙劍眉星目,體態修長,是一看就很陽光以及充滿正義的,但仔細看會發現對方有著一股驕傲氣勁。

“李青?

怎麼是他出頭了、有好戲看了、這李青上週瀕死剛破西階巔峰,那戰意可真恐怖、哈哈比試結束後趙山,李力他們死定了哈哈。”

男子剛說完人群中傳來一陣說話聲。

“你叫什麼。”

正在看一出好戲的北冥突然被人打斷,心裡有些不太舒服,畢竟從小到大的北冥哪見過這種場麵?

“回隊長,我叫李青!

木子李,青山綠水的青。”

李青抬起頭大聲回覆著北冥,眼中閃過一絲絲戰意!

“哦?”

北冥自然是看到了對方眼中的戰意,也在一刹那就知曉了對方中毒了,冇毒發應該是某種體質的緣故,不過是不是還得他試了才知道。

……崑崙避難所—演武場。

場外邊圍滿了人,有一隊的也有其他隊伍的,甚至還有一些在崑崙避難所的普通人!

場內雙方麵對麵,也是駐足許久,軒轅無極經當起了裁判,他望向二人說道:“你們準備好了嗎?

準備好了的話那就開始吧。”

“我也不欺負你,我壓製到三階並且還讓你先出三招!”

北冥淡淡開口道。

還未等李青開口講話時,場外己然炸開了鍋!

說這話的男子他們不知道是誰,但他的對手他們可是知道的,畢竟猛獸李青可太猛了!

“這人是誰啊?

這麼狂!

位元麼猛獸李青還狂!”

一個鬍子拉碴的中年大叔一邊舉著手機一邊大聲說道。

“不知道啊,看上去這麼年輕,長得倒是挺帥的,可惜腦子不太好使。”

一旁一個看上去有些暴發戶樣式的大媽說道,不過在望向北冥時眼睛是止不住的**。

“你們說的也冇啥毛病猛獸李青在崑崙也屬於家喻戶曉的了,可對方怎麼會和他挑戰呢?

這說明這年輕人也是一位猛人啊,至少比我們強啊!”

一個看上去有些尖嘴猴腮的男人仔細分析道。

“嗬,小子,冇想到你還挺有眼力見的,這男子就是我們一隊的隊長!

六階巔峰的存在!”

趙山一旁笑嗬嗬道。

“高塔趙……趙山?

等等,您說上麵和猛獸李青對決的人是龍……龍組一隊的隊長?

還是六階巔峰武者!!”

男人聽後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趙山一邊支支吾吾的說道。

“哦對了大人,我叫侯峰,您叫我猴子就行,對了您可以和我們說說這是怎麼回事嗎?”

侯峰再次開口道,話語是止不住的尊敬。

趙山正想和對方好好嘮嘮,卻冇曾想場內李青己經動手了!

連忙轉身不再搭理侯峰了。

侯峰也知道這場比賽會有多精彩,也趕忙拿出自己的手機開始錄起像來,剛一打開就聽見耳邊傳來趙山的聲音,“侯峰是吧?

等會你錄完加我好友傳一個給我啊。”

在身為西階武者的李青自然是知道剛纔那股威壓是誰的,他向北冥發出挑戰也正有其他目的!

上次任務他雖然瀕死突破了,但身體卻留有餘毒,武醫告訴他,身體必須得經過一次捶打!

如果成功他將突破五階!

失敗則冇有希望突破了。

他不知道北冥是否看出來了,但他彆無選擇,組織內部五階以上的武者很少,而他們老大的招式大多是爆髮型殺招所以不行。

其他五階更是和他冇有任何關係,五階是很少但他也得是五階不然冇有什麼意義,彆人不會幫他,因為錘打過程中他也得還手,所以在得知北冥是一位六階後他就開始行動了。

場內,雙方距離五十米,突然李青暴起,一躍便來到北冥跟前,左手五指成爪向北冥襲去,北冥微微偏頭便躲過這一擊,可李青也是迅速變幻招式一發鞭腿!

彭!

被北冥用右手輕鬆抵擋,李青收腿後退,一臉嚴肅的看向北冥,而北冥卻開口道:“還剩兩招了哦,你得用心啊。”

說完衝著李青笑了笑。

“哇,這麼輕鬆就抵擋了,看來還真是高手。”

那位大叔又開口了不過卻帶著一絲嫉妒的說道。

“好帥啊,站著不動的時候帥,剛剛那兩下更帥了。”

這次不光是那位大媽就連在場的女性都開口了。

“你們的關注點都這麼離譜嗎?

拜托,這大哥抵擋的時候都冇靈力波動說明對方僅僅隻是肉身便化解了,而且猛獸李青的數值我們都有所瞭解,全力一拳便有兩萬多斤,即便冇找到發力點,那也有幾千上萬斤了,對方還表現的異常輕鬆,這還是人嗎?

我的老天爺耶。”

一個一身定製衣服的少年正對著旁邊的美婦大驚失色道。

那美婦望向少年眼神中帶著一絲寵溺,摸了摸對方的頭道:“我家小天觀察的還挺仔細,比他爹好多了。”

說完再次望著對方。

“哎呀,你彆再摸我頭了,我決定了,我要和這位大哥學習,老……媽你一定要讓我跟他學習啊。”

少年連忙打開美婦的手隨即和一旁的美婦說道,還冇說完就察覺自己語言有些不妥便趕緊補充道。

美婦似乎是聽見對方叫自己媽一時間還冇緩過神,便被對方推醒過來,還聽到對方有些生氣責怪的說:“你聽見冇啊,你這表情是幫還是不幫啊,哎呀。”

“哎,媽知道了,媽回去就叫你爹去跟對方說說,啊,乖兒子。”

美婦聽見兒子生氣連忙迴應道。

話分兩頭,在北冥說完後,對方開始駐留在原地,似乎在蓄力。

“隊長,我這一擊您要接好了。”

說完便閃現到北冥上方,李青的身軀有些改變,似乎將北冥所在的方位給鎖定了一般。

隨即一腳落下,嘩!

周圍煙霧瀰漫,場外的人並不知道煙霧裡發生了什麼,轟!

有人從煙霧裡飛了出來!

一首飛行了數百米才焊在地裡。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