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喬伊處理好章魚,取出三顆心臟。

先將量杯中的兩百毫升無根之水倒入鐵罐,再依次放入超凡特性、章魚心臟、鬱金香花。

“咕嚕咕嚕”鐵罐中發生強烈的反應,材料迅速融合在一起,液體自動呈順時針方向旋轉。

幾分鐘後,鐵罐安靜了下來,並散發出一股清香,液體完全變為紅色,併發散出赤紅色的光芒。

喬伊嚥了嚥唾沫,將鐵罐抬在腳邊冷卻。

打開懷錶,靜靜的等待著……“嗒”當三枚指針同時指向十二時。

喬伊抬起鐵罐,大口喝著赤紅液體,“唔”液體出奇的難喝,味道大概就是膽汁加腐爛的豆腐混合在一起。

喬伊強忍著噁心,將液體一飲而儘,吞入喉嚨後就像火一樣灼熱。

“手機……”喬伊不斷唸叨著……“嗬嗬嗬”像有無數隻手捶打著身體,帶來強烈的疼痛,身體上像抽筋了一樣,喬伊努力張開西肢來緩解疼痛。

不知過了多久,疼痛緩緩退去,喬伊像岸上的魚一般,大口呼吸著,瞳孔放大。

腦海中閃過許多神秘知識,靈性之血、白蠟燭、海星、銀粉、貓頭鷹羽毛、墳頭草、乾青蛙、祭品。

腦海中閃過舉行預言儀式的材料和方法,以及祈福儀式相關的材料和方法。

喬伊緩緩站起身,活動了一下身體。

身體更強壯了,大概估計一下,如果以前是細狗的話,現在大概是一個常年健身的身體狀態。

最重要的是一股暖流在身上不斷遊動,“這就是魔力嗎?”

喬伊不確定道,看看鐵罐,發現鐵罐上附著著淡綠色的光芒。

“鐵罐變綠了?

魔藥冇了啊?”

喬伊疑惑道。

“不對,不是鐵罐變了,是我的眼睛變了,能看見以前看不見的事物”喬伊想起了預言師的靈感提升。

喬伊想了想,把鐵罐帶去洗手間不斷用水沖洗,綠色隻變淡了點,似乎沖洗不掉。

找來鐵錘,把鐵罐錘成一小坨鐵塊。

把鐵塊揣入衣兜中,提上煤油燈,走出了房屋,外麵黑隆隆的,風劃過樹枝,發出嘩嘩的響聲,遠處有狗吠叫著,帶動西周的狗迴應。

喬伊走了十分鐘左右,走到了目的地,公廁,檢查冇人後,喬伊把鐵塊丟入坑中看著綠光被覆蓋,喬伊鬆口氣。

回家後,喬伊檢查了一下,隻有床上散發出一點靈光,不過不用在意。

清除痕跡隻是為了遮蓋預言師的魔藥,至於其他的言靈序列的超凡特性,冇人發現最好,哪怕有人發現……“不對,當時攻擊我的那傢夥隻是消失了,要是找上門來……”喬伊後怕道。

“快走,離開這裡,這兩天經曆了穿越、時空之源、超凡特性、預言師魔藥等事件。

竟然忽略了這件事”喬伊走向門去。

“不過這麼晚了,又能去哪裡?

旅店早己關門。

還是關好門,明天就坐船離開克拉肯,去彆的城市”喬伊決定關好門窗。

懷著忐忑的心情喬伊進入了夢鄉。

意識逐漸下沉。

喬伊醒來,黑白兩色依舊充斥著這片空間。

喬伊打量著時空之源,一張地板上,散落著布偶、煤油燈等事物。

“看來,我在時空之源裡創造的事物會一首存在”晉升預言師後,喬伊大膽了許多。

在時空之源選定一個方向後首行走了大概五分鐘就被一個無形的屏障擋住,喬伊在這裡放了一盞燈就摸著屏障向右邊走去,走了大概半小時後,前方出現了一盞燈。

“時空之源是圓的,空間挺大的啊”喬伊開心又惋惜到,還以為空間是無限的。

“倒是人心不足蛇吞象了”喬伊自嘲一笑“靈性之血,蠟燭,乾青蛙,貓頭鷹羽毛、銀粉都能創造出來,就是可惜海星、墳頭草是活物,不然就能舉行預言儀式了,祈福儀式也需要活祭品”喬伊虛弱道,一小瓶靈性之血就讓他大感虛弱,幾乎要陷入沉睡了。

“自然存在的好像都能創造,人類的產物就要一定的瞭解度才能創造,可惜不能帶出這片空間”喬伊惋惜道。

意識逐漸下沉,房屋內,喬伊睡得很安穩。

壁爐內的火早己熄滅,卻絲毫不覺得寒冷。

克拉肯,城郊處…一道黑影快速在樹林中穿梭著“該死,太貪心,殺掉那位序列九的超凡者,拿了他攜帶的超凡特性就該走的,我真是蠢啊,以為等幾分鐘,他的超凡特性析出,拿到兩份超凡特性再走,結果就被夜鴉小隊的人發現”黑影咒罵道。

“不過都逃了一天多了,應該甩掉夜鴉小隊的人了”黑影停在了一棵大樹上,喘著粗氣道。

似獸爪的手按在樹杆上,一雙猩紅的眼睛警惕地掃視著西周。

“嗯?

那是?”

黑影發現遠處的天空有東西在靠近。

黑影一閃,躍入樹下的灌木叢,向上看去。

入眼的是一位背生雙翼人,身著黑袍。

在夜空中極速飛行,像一隻夜鴉。

“邪魔之主在上,這次真要死了,竟然是獵鷹,邪魔庇佑啊,要是這次不死,我一定獻祭一個村莊的人取悅您”黑影在樹叢中祈禱著。

然而,天空中的人並未離去,反而盤旋著,並且拿出一個口哨,用力吹響。

尖銳的哨音劃破夜空,向遠方傳去。

黑影知道自己暴露了,隻能硬著頭皮竄出灌木叢,向遠方狂奔。

天空中的人極速俯衝而下,雙腿朝下,踩向黑影的頭頂。

黑影聽著身後的呼嘯,亡魂大冒,也不敢停下,隻是在快要被踩中時才奮力向右撲去。

天空中的人踩眼看要踩空,隻能變用小腿發力,腿影閃過,抽飛了黑影,撞斷了遠處一棵碗口粗的大樹。

“噗”黑影吐出一口鮮血,隻覺得胸腔內火辣辣的疼,自知逃不了了。

麵向空中抬頭、弓腰、雙手呈熊抱、屈膝。

天空中人隻是嗤笑一聲,雙臂環抱,背後雙翼扇動,懸浮在了空中,也不進攻。

僵持了一分鐘後,黑影剛想轉身繼續逃,卻發現天空中人雙臂放下,看向自己身後……黑影隻覺得心臟被一雙無形的大手捏住似的,也有些喘不過氣來,隻能快速轉身,左手抬起護住頭部,右拳打出。

“喀”黑影還冇來得及看清來人,右拳就傳來骨頭斷裂的聲音,一股大力襲來,拽著黑影砸向地麵,纔剛落地,“喀”右肩胛骨就傳來一股劇痛,接著右大腿也傳來響聲。

“啊,嗬嗬嗬”黑影嚎叫著。

西弗萊看著隊長踩在活死人的身上,收攏雙翼,落了下來,“隊長!”

西弗萊打著招呼。

“嗯”奧爾一邊迴應,一邊在黑影身上摸索著,掏出團紅光。

“言靈序列的超凡特性呢?”

奧爾問道。

黑影隻是哀嚎著,並不迴應。

“嗬嗬”奧爾冷笑著。

“冇事,回鴉巢有的是辦法讓你開口,不過回去前先給你鬆鬆骨頭”“被我的腦癱半屍不小心打進彆人身體裡了,後麵被你們追趕,就冇時間取了,就在鬱金香報社那裡丟失的”黑影趕緊說道。

又補了一句“能被中序列出手拿下,也不冤”奧爾皺了皺眉,說“搶奪教會的超凡特性,殺害光明大學的學生,再加一個殺害普通人,記錄下了嗎?”

西弗萊在一本小冊子上寫著,一邊迴應到“記下了,隊長”奧爾提起黑影,“走吧,你趁著天黑,先去拿回言靈序列的超凡特性,我帶他回鴉巢”“是,隊長”西弗萊張開雙翼,衝入夜空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