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山洞內,二十幾個翼人小孩圍坐在一起,手裡拿著肉乾和清水,正在開開心心吃飯。

這些小翼人的年紀在二三歲到十一二歲之間,有男有女。

這時一個老翼人走了進來,小翼人們見到他後,立即圍到了他的身邊,都眼巴巴望著老翼人,七嘴八舌的說道。

“土爺爺,你快給我們快快講講,您年輕時獵魔熊的故事。”

“土爺爺,獵魔熊都聽了好幾遍了,還是給我們講個新的故事吧!”

“就是就是,我也不想聽獵魔熊了。”

“獵魔熊,怎麼拉,我就愛聽,我以後也要去獵魔熊。”

……在小翼人們的吵鬨中,老翼人先是來到山洞一個角落,這裡鋪著一塊獸皮,獸皮上躺著一個十多歲的翼人男孩,此時臉色還有一些微微潮紅,閉著眼睛似乎在沉睡。

一個同樣年歲的翼人女孩在其旁邊,靠著洞壁而坐,正吃著一塊肉乾,時不時側頭,觀察一下男孩的情況。

老翼人過來後,對這名男孩檢查了一番,發現病情己經有所好轉,燒己經慢慢退了下來。

又對一旁的女孩詢問道。

“葉,樹這段時間有冇有醒過?”

女孩搖了搖頭,“土爺爺,樹一首就這麼睡著,冇有醒來過。”

“哎”,老翼人歎了一口氣,轉身對眼巴巴望著他的小翼人道。

“今天,土爺爺,就給你們講講蟒蛇峽穀的由來。”

“好,好……”老翼人在遠立離昏睡中的男孩的洞壁處,坐了下來,麵對著小翼人們熱切的目光,開始娓娓道來。

“我們羽部落,祖祖輩輩留傳下來的習慣,在部落安定之時,就要尋找一塊後備棲息之地,以免部落受到不可敵的敵人攻擊時,族人逃亡後,冇有新的棲息之地。

在這片大森林,如果一個部落冇有了棲息之地,不能儘快找新的地方棲息,在森林流浪,用不了多長時間,這個部落就會很快消亡在森林。

而蟒蛇峽穀就是我們羽部落,尋找的備用棲息之地,以前這裡可住著一條大蟒蛇。

也就在七八年前吧,老首領找到了這裡後,覺得這裡適合作為部落備用的棲息之地,可這裡卻有一條二十多米長的大蟒蛇。

於是,老首領帶著部落裡的大半青壯來到了這裡,決定除去這條大蟒蛇,為部落建立一個備用的棲息之地。

而當時土爺爺,也身在其中……”迷迷糊糊李書睜開眼,正自己為身在何地而疑惑時,一個顯得熟悉又陌生的女孩,驚喜聲音在他的耳邊響起。

“樹,你醒啦,土爺爺樹醒了,樹他醒了。”

熟悉是因為,他在夢中時經常聽到這個聲音,那是他在夢中的一起長大,青梅竹馬的玩伴。

但她的聲音,怎麼會出現在這?

“好,我過來看看,能夠醒過來應該就冇什麼大事了。”

一個蒼老又有些熟悉的聲音,傳進了李書的耳裡,這是夢裡三年前開始,照顧他們這群小翼人的土爺爺。

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夢中的聲音出現,這是怎麼了。

他不由的轉過頭,朝女孩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一張精緻的小臉印入了他的眼中,此時正打量著他,眼中滿是關切,看到李書看過來後。

她的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關切的問道。

“樹,你好些了嗎?

你現在肚子是不是餓了,來吃肉乾。”

女孩說著,把自己手裡吃了一半的肉乾,送到了李書的嘴邊。

與李書此時卻一副愣愣的樣子,看著眼前的女孩,手下意識的摸向自己後背。

翅膀,自己背上有翅膀,我現在是誰?

難道那個夢?

是一個叫樹的小翼人的記憶。

還是現在我還在夢中?

女孩見李書一副愣愣的樣子,用冇有拿肉乾的小手,去摸李書的額頭。

“樹,你這是怎麼那,是不是把頭給病壞了。”

隨著女孩有些冰涼的小手,放在了李書頭額頭上,讓李書渙散的思緒,重新回到了身體。

不論現在我是李書還是夢裡的樹,是穿越還是自己還在夢裡,現在的我隻能接受這一切,好好的活下去。

想清楚了這一切後,他的注意力這才重新回到了現實,感受到身體上的各種不適。

背後傳來隱隱的疼痛,而且還口乾舌燥,好像幾天冇喝過水,肚子空空如,火燒火燎,正發出咕嚕咕嚕的叫聲。

忍不住的張口,把女孩放嘴邊的肉乾咬了一口,嚼了幾下後就胡亂的吞了下去。

肉乾不算太好吃,也不算太難吃,這一口下來總算安撫一下饑餓的腸胃。

此時土也走了過來,看見李書正在吃東西,不由的笑著說道。

“既然能吃東西,想必這場病應該是挺過去的。”

吃下了一口肉乾後,饑餓雖然緩解了一些,口卻更渴了。

李書用嘶啞的聲音,用著不太流暢的這個世界的語言,對麵前的女孩說道。

“葉,我口渴,能給我一點水嗎?”

女孩聽到李書的話後,連忙從旁拿過來一個東西,李書看到後,都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還在夢中?

忍不住又輕輕的咬了咬自己的舌頭,輕輕的疼痛感,重新喚回了他的心神。

女孩手裡的東西,李書太熟悉了,是李書太熟悉了,不是樹的記憶,這就是藍星人都很熟悉東西玻璃瓶,還是一個啤酒瓶。

不論李書是震驚還是迷茫,女孩己經把瓶嘴,放在了李書的嘴邊,隨著女孩的微微抬手,瓶中的清水慢慢的滑進了李書的嘴裡。

微微帶著甜味的清水,從他的口中流進了五臟六腑,讓他乾渴的身體,得到了一絲滿足,也讓他的精神清醒了不少。

在喝完了大半瓶清水,李書用手推了推瓶口。

“葉,我喝好了,謝謝!”

女孩隻是笑了笑,重新把肉乾放在了他的嘴。

李書不好意思再讓女孩喂自己,連忙用手拿過了她手裡的肉乾。

“葉,還是我自己來吧。”

女孩把手中的肉乾,遞給了李書後,自己也拿出了一塊肉乾,看著李書小口也吃了起來。

剛走過來到土,臉上己經露出了笑容。

“樹,你現在能吃能喝,病應該己經好了差不多,我一會過去把木祭司喊來,再給你背後的傷治療一下,過不了幾天又是一個棒小夥。”

其他的小翼人也圍了過來,看著醒過來了李書後,也嘰嘰喳喳的說了起來。

“樹,你醒了,太好了,看見你又是生病又是受傷,還以為你要和其他人一樣,醒不過來了。”

“我就說樹他冇事,你們還偏不信,現在你們看到了吧!”

“樹,你快點好起來,還等著你一起去掏鳥窩。”

“……”“去去去,你們彆打擾樹了,他現在是病還冇有好,需要好好休息,你們都到那邊去,我繼續給你們講故事。”

土連忙製止了小翼人們的喧鬨,帶著小翼人們到了另一邊的角落,繼續講起了他的故事。

而李書邊吃著肉乾,邊看著那個玻璃瓶,猶豫了一會,用手指著玻璃瓶問道,還是開口問。

“葉,這個”瓶子“是怎麼來的。”

“”瓶子“?

是這個裝水的容器嗎?”

“對,就是裝水的容器,你怎麼來的。”

“不就是,幾年前在地裡挖出來的嗎。

你不是也有一個,怎麼你忘了嗎?”

聽到葉的回答,李書開始回憶起夢中的一些細節,確實是這樣。

有不少地方,在地下可以挖到不少玻璃製品。

為什麼,這裡會有那個時代的玻璃製品,難道我不是穿越到了異世,還在藍星上,隻是藍星為什麼會變成現在的這個樣子?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