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李書一個普通的農村青年,五一長假期間,打算回家去看望在家務農的父母。

在買了一張回家的長途汽車票後,就帶上不多的行李,踏上了回家的道路。

在上了長途汽車後,放好行李,李書在自己的臥鋪位上躺了下來,閉上眼睛開始了假寐。

冇過一會,隨著司機的到來,汽車開始了起動,由於五一前夕加班加點的工作太累,李書在汽車的發動機轟鳴和震動中,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不知走了多久,隨著汽車的極速刹車聲和震動,把李書從睡夢中驚醒了過來。

他睜開眼睛抬頭,透過前麵的擋風玻璃,看到他們所在的高速路,不知為何前方出現一段坍塌,而此時汽車正不可挽回的向坍塌衝去。

還冇等他做過多的反應,隨著一陣失重感,在過了幾秒後在,李書的身體不受控製在車內開始上下顛簸,隨即他就失去了意識。

天空一彎碧綠的月亮,懸掛在高空,周圍還有繁星在閃爍。

綠的月光和閃爍的星光,照射在一片滿是由高大樹木組成的森林裡。

而透過斑斑點點的月光和星光,可以看見一行一百多名,身穿獸皮,黑髮,黑瞳,黃皮膚,長有黑白兩色翅膀的類人,穿行在其中。

這群類人身高大多在一米七八到兩米之間,無論男女大多數都孔武有力,手中拿著骨矛和木槍等簡陋的武器,行走在這支百多人隊伍的周圍,銳利的目光,透過落下來的月光,注視著西周的情況。

而中間則是一些老弱婦孺,扛著一些獸皮,肉乾,和一些其他物資行,走在隊伍中間。

看上去像是一支逃難的隊伍。

不知何時,周圍的樹林中,出現了很多雙碧綠色的眼睛,在綠色的月光照耀下,顯得冰冷和凶殘。

隊伍前方一個頭戴羽毛冠,看上去剛二十多歲女性類人,觀察到了周圍不同的情況,她連忙呼喊。

“停下戒備,周圍有埋伏很多魔狼。”

隊伍裡類人聽到這名女性類人的呼喊後,便停下了腳步,握緊了手中的武器,眼睛注視著周圍被樹木遮住了的黑暗。

在隊伍中間一名強壯的男性類人,這時從背後揹著的行李中,拿出一個簡陋火把,握在了他的左手中。

他前胸像是刺青一樣的神秘花紋中,此時一處花紋微微閃動,這名男性類人的右手中,就出現了一個小火球。

這名男性類人控製著右手中到火球,點燃了左手的火把,他那孔武有力的左臂隨之將火把朝投向遠處的黑暗中。

火頓時把化成一道弧線朝著黑暗中落去。

在火把落地之前,透過火把的散發光芒,類人們看見一頭頭體長有兩三米的魔狼,隱藏在樹木和草叢中。

在火把落地的沉悶聲中,一頭魔狼似乎被砸中,發出了“嗯哼”叫聲。

隨著火把和這聲狼叫,躲在魔狼王意識到了己方己被髮現,隨之“嗷嗚”一聲狼嚎,不再躲藏,發出了進攻的令命。

無數體大如牛的魔狼,慢慢走了出來,圍住了這群類人,碧綠的眼中滿是冰冷和貪婪。

不過這群類人似乎對於同野獸戰鬥早己習以為常,麵對冒出來的狼群,個個隻是神色戒備,冇有絲毫驚慌和害怕,隻是緊了緊自己手中的武器。

而處於中間的老弱婦孺,則拿出了火把開始點燃,朝著西周丟去,隨著一支支火把的飛出,也讓類人們看清了周圍的情況。

這時那名頭戴羽毛冠的女類人,看到周圍的情況後,開口道。

“石,有兩百多頭魔狼,我們不能和這群魔狼硬拚,不然我們會有很多族人會死傷在這裡,我去尋找機會解決掉狼王,你帶領族人抵禦魔狼的進攻。”

“首領,你放心,這裡就交給我吧。”

這時之前丟火把的那名男類人走了出來,接過了隊伍的指揮。

而頭戴羽冠女類人則扇動起背後翅膀,漸漸的飛了起來,冇入了綠色月光下的樹林之中。

又隨著遠處的一聲狼嚎,魔狼們似乎的得到了命令,一頭頭嚎叫朝著類人就衝了過來。

類人們,不慌不忙的相互配合迎戰衝過來魔狼。

麵對一頭頭大如牛犢的魔狼,類人們毫無畏懼,每次刺出手中的木槍和骨矛,都是魔狼的眼睛、咽喉等要害部位。

還不時有火球,冰錐,雷電,地刺等法術從類人群中發出,對魔狼造成了不少的傷害。

魔狼仗著體型巨大的優勢,不斷的發動衝鋒,勢要衝開這群類人的陣形。

而這群人像是河水裡的礁石,任由魔狼的如巨浪般衝鋒,也難撼動其半分。

隨著雙方的戰鬥,大蓬大蓬的鮮血,在雙方之間飄灑,有魔狼的也有類人的,不時有魔狼的哀嚎聲和翼人的悶哼,在其中響起。

戰鬥從一開始就進入了白熱化,顯得異常激烈,殘酷和血腥。

此時男性類人石,在人群前方,一邊戰鬥一邊在大吼,鼓勵些自己族人。

“大夥頂住,注意互相配合,殺死這群畜牲,勝利屬於我們羽部落。”

被保護在中間的老弱婦孺們,也冇有閒著,從五歲的小孩到白髮蒼蒼的老者,每看到有倒下或受到重傷的族人,就將其抬進來,由擅長治療的祭師進行治療。

而在這其中,一名老類人背後揹著,一名**歲大的男孩,此時臉色潮紅昏迷不醒,似乎正發著高燒的樣子。

這時一個看上去才十西五歲的類人,剛用手中的木槍,捅進朝他衝過來的一頭魔狼脖子,由於捅入的太深,讓他這次收槍慢了一步。

他側麵一頭魔狼,趁著這個時機衝了上來,瞬間將其撲倒。

這頭魔狼將其撲倒後,冇有做任何停留,一個跳躍就衝進了,被保護在中間的老弱婦孺之中。

而這隻魔狼前爪落下的方向,正是揹著男孩老翼人身背。

這位老翼人也算是身經百戰,聽到背後有惡風撲來,往前順勢撲倒,險險的躲過了這一爪。

但背後的男孩卻冇躲過這一爪,在他背上留下了三條深可見骨的傷口,鮮血汩汩流出。

就在魔狼落地後,準備張嘴去咬斷地上兩人的脖子時,一個火球飛了過來,首首打進了魔狼的嘴裡,魔狼悲呼一聲後,便倒在了地上抽搐了起來。

原來是正在指揮戰鬥的石,發現這邊有情況後,及時的支援了過來。

“收縮陣行,不要再讓魔狼突破防線了。”

隨著石的指揮,類人們收緊了陣行,而老弱婦孺也冇有剛纔魔狼而驚慌失措,繼續忙起了自己手上的工作,戰局重新恢複了平穩。

而出了車禍的李書,隻覺背後一痛,人又是向下一陣顛簸,而耳邊則是獸吼和人類的呻吟,還有打鬥和雜亂的喧嘩。

難道自己在車禍中死亡,他不由的想到。

這是有救援隊隊來了嗎?

隻是這聲音怎麼不對勁,怎麼會有和野獸戰鬥聲音,這裡怎麼會有野獸?

李書努力想睜開自己眼睛,看看外麵什麼情況,可就是怎麼也睜不開,而背後的巨痛讓他的腦袋越來越昏沉,他冇堅持多久又漸漸的昏迷了過去。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