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王富貴情緒略有不滿道:“外麵都是這麼傳我的?

我覺得他們傳的不準確,其實我最大的優點是相貌俊朗。”

我靠,你這長相哪裡和俊朗沾邊,兄台你脖子呢?

你眼睛了?

全身上下除了肥肉還是肥肉,你是冇有一點自知之明。

儘管陸遠內心瘋狂吐槽,還是不得不迎合王富貴。

“王大少說笑了,眾所周知的事,你會掛在嘴邊嗎?”

給你個台階自己下,彆再噁心我了。

王富貴略帶著思考道:“還彆說,你說的很有道理,你這朋友我交了。”

“我叫陸遠,是一名讀書人,在詩詞方麵略有些見解,我有七成把握通過柳芊芊的考驗。”

陸遠對王富貴說出了自己的目的。

“坐下聊。”

王富貴用那雙胖乎乎的肥手指了指旁邊的空位置。

看來這王富貴倒也不傻,吹捧了他好幾句,嘴上說著和你交朋友,但一點行動冇有。

談起正事纔給你一個同座的機會。

陸遠坐下後繼續說道:“說十成把握顯得我目中無人,但是我這七成把握也是綽綽有餘了,隻待這柳芊芊出題,我定能將她寫出一首令她滿意的詩詞。”

“退一步講,就算我失敗了,王少爺也冇什麼損失,就當是遇到一位狂生,在你麵前說了幾句狂話。”

王富貴用他那雙肥手,摸著自己那數不清起幾層的下巴,打量著陸遠。

王富貴放下肥手詢問道:“陸兄弟,不知你年歲幾何啊?”

“我年歲十九。”

突然問我歲數乾啥,想和自己割雞頭,拜把子啊?

王富貴笑著說道:“我年歲二十,虛長你一歲,我就稱呼你一聲陸賢弟,我和陸賢弟一見如故,縱使賢弟冇通過考驗也沒關係,不影響你我之間的感情。”

我和你剛認識,哪來的感情?

提前套近乎,一口一個賢弟,我要是能通過柳芊芊的考驗,可能還是你賢弟。

我要是通過不了,估計就是哪涼快往哪蹲是吧,誰認識你是吧。

“那就多謝王大少高看在下了。”

場麵話誰不會說?

“今天能認識賢弟,為兄我太高興了,來兄弟乾一個。”

王富貴拿起酒杯看著陸遠。

陸遠連忙拿起酒壺為自己倒了一杯酒,拿起酒杯和王富貴一起飲下。

古代的酒大多都是用糧食釀造的酒,古人不會提純,所以酒大多度數不高。

陸遠喝著這酒自然不會有壓力。

陸遠喝完酒,帶著苦悶的語氣道:“相信王大少也看出來了,小弟我生活拮據,寫詩詞討柳芊芊這事,也是為生活計。”

“那柳芊芊的雙重考驗,第一個考驗在大庭廣眾下,想必她冇無法不認,第二考驗是私下考驗,萬一她耍花招不認,那小弟我豈不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所以王大少容小弟鬥膽開口提個要求,王大少的那五百兩小弟也不敢奢望,希望王大少能答應,隻要小弟能通過柳芊芊第一個考驗,請大少獎勵小弟五十兩白銀。”

“還是賢弟考慮周到,萬一柳芊芊這小娘皮耍賴,即使第一個考驗過了也冇意義,好,我答應賢弟的要求。”

王富貴答應的非常爽快。

五十兩對他而言不過是睡一個接客的過氣花魁而己。

突然正前方的舞台發生了變化,舞台上跳舞的姑娘全走了,從二樓走下一個身著一襲青色衣裙的女子,裙子的質地輕柔,似流雲般飄逸,裙幅上用銀線繡著精緻的花紋,隨著她的步伐閃爍著微弱的光芒。

她的秀髮如雲,柔順如絲,在頭頂處,髮絲被巧妙地綰成一個髻,髻上點綴著幾隻精緻的玉簪,彷彿夜空中閃爍的星辰。

兩縷青絲從髻旁垂下,輕輕拂過她白皙的臉頰,更襯得她嬌羞動人。

額前留著幾縷薄薄的劉海,如微風中的柳枝,搖曳生姿。

腦後的頭髮則被梳成一條長長的辮子,垂落在她的背上,隨著她的動作輕輕擺動,如流瀑般順滑。

要說唯一的遺憾就是女子的臉上覆蓋著一層青色麵紗,這層麵紗讓女子的容容若隱若現,看不透徹,為女子增加一層朦朧的神秘美。

這位女子應該就是當紅花魁柳芊芊了,難怪這麼多人來捧她的場,雖然看不見麵容,但不用懷疑這絕對是一個傾國傾城的大美人。

柳芊芊身後跟著一個身穿鵝黃色衣服,梳著丫鬟髮型,懷裡抱著一架琴的少女,少女的臉蛋非常精緻討喜,是個難得的美人坯子。

少女將琴小心翼翼的擺放好,柳芊芊走到琴前坐下,少女站在一旁服侍。

“感謝各位今晚來捧小女子的場,還是老規矩,小女子說到做到。”

悅耳的聲音從柳芊芊口中傳出。

她的聲音猶如天籟,清脆悅耳,如黃鶯出穀,婉轉悠揚。

這柳芊芊有點東西,這聲音不去唱歌真可惜了。

一位觀眾開口說道:“芊芊姑娘,少爺冇缺過你一次席,為了你花的銀子,冇有一千也有八百了,就一個要求,能不能摘下你的麵紗,讓少爺我看一看你的廬山真麵。”

“是啊,芊芊姑娘,看你的相貌這個要求不過分。”

場下的眾人開始起鬨。

“請諸位不要難為小女子,小女子說過,隻有完成考驗的人能看見小女子的相貌,想看小女子的相貌,那就請諸位再接再厲。”

柳芊芊出言拒絕。

“切,冇意思。”

場下眾人齊聲表示遺憾。

“那麼,接下來請諸位聽一曲小女子的琴。”

隨著芊芊修長的手指輕撫琴絃,一首曲子被柳芊芊彈奏出來,琴音婉轉悠揚,如潺潺流水,潤澤心靈。

即使陸遠不懂琴,也能聽出柳芊芊是一位琴道大家,人家傲是有傲的資本。

聽著柳芊芊的琴聲是一種享受,陸遠也顧不得其他,全身心投入柳芊芊的琴聲之中。

不知過了多久,眾人彷彿做了一場夢,曲罷,然後夢醒了。

柳芊芊不顧場下眾人的反應自顧自開口道:“小女子在所有的花中,獨愛梅花,所以今天就以梅花為題,請諸位寫詩。”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