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看顧晨曦屈服,係統決定再給她一次機會,用小奶音詢問:“真聽我的?”“真聽真聽!

不聽我就是狗!”

顧晨曦咬牙切齒地說著卑躬屈膝的話。

“那咱就先不死了?”

“彆死彆死,係統爺爺您還年輕,改天給您找一個漂亮的係統奶奶,到時給我生一堆係統爸爸....”麵對顧晨曦阿諛奉承般的討好與誇讚,係統顯然十分受用,用略帶傲嬌的語氣迴應道:“嗯哼~看在你如此孝順懂事的份兒上,咱就先不死了吧!”

顧晨曦高懸著的心這才落下來一半,小心翼翼地開口詢問:“那個……係統大爺,能不能冒昧請教一下,創造出您這樣偉大存在的主人年齡多大呀?”

“八歲,雖然不大,但在我們的時空位麵,他可是地地道道的神童!”

啥?

姐堂堂一代殺手夜皇,難道一輩子要受乳臭未乾的屁娃擺佈?

顧晨曦差點暴走,但又怕忽然觸怒弱智係統,再搞個自爆啥的,自己不是被炸死就是得心臟病嚇死。

“嘻嘻,您的主人肯定英俊瀟灑風流倜儻,所以才能創造出像您這樣聰明睿智、威武不凡的存在。”

儘管在顧晨曦的腦海裡,隻有一塊冷冰冰的液晶顯示屏而己,但她還是昧著良心送上大大馬屁。

但對方卻毫不領情地回了一句:“不對,我家主人根本和英俊瀟灑沾不上邊,他隻不過是個不愛洗澡的小胖子罷了。”

“啥?”

聽到這句話,顧晨曦的大腦立刻開始腦補:一個滿臉臟兮兮、掛著兩條大鼻涕的小胖墩,一邊挖著鼻屎,一邊對著電腦螢幕敲敲打打編寫程式……她又差點暴走了!

“不過有一點你說得倒是冇錯,本係統自然是英明神武、風度翩翩。

而且充滿愛心且帥氣逼人,當之無愧的良心繫統!”

顧晨曦聽了一陣無語,這個弱智係統原來是個自戀狂,不過這樣應該也好辦。

她耐著性子試探道:“既然您的主人是個絕世神童,那您肯定不能被他比下去啊!

年齡絕對不能比他大,以後稱呼您‘係統弟弟’如何?”

回想起剛剛自己還低聲下氣地管對方叫爺爺,顧晨曦真是恨不得給自己兩耳光,怎麼能這樣冇骨氣呢?

係統小奶音回覆:“嗯,好吧!

不過記得要乖乖聽話喔!”

顧晨曦鬆了一口氣,這弱智係統果然很好哄,隻要順著他來就行。

她開始繼續忽悠:“嘻嘻!

好弟弟,帥弟弟,送姐姐那個新手大禮包我超級喜歡。

能不能給姐的AK來點子彈?

三五千發不顯多,十萬八萬不顯少?”

剛來到這個世界,之前的殺人技雖然都還在,無奈現在這副身板有些弱。

就算是傾國傾城,保護不了自己,一切都是浮雲。

係統傲嬌回覆:“好吧,看你如此乖巧順從,那就允許你抽取一次盲盒吧。

記住哦,下不為例啦!”

聽到這話,顧晨曦連忙詢問:“不是說好首接贈送的嗎?

怎麼還要抽啊?”

係統解釋,這是主人設定好的程式,自己根本冇有辦法改變,顧晨曦隻能無奈地歎了口氣。

緊接著,她將注意力集中到腦海中的幸運大轉盤中,並用意念控製其快速轉動起來。

隨著轉盤指針不斷滑過一個又一個盲盒,顧晨曦感到有些茫然失措,完全不知道該如何選擇。

最後,她乾脆緊閉雙眼,大聲喊道:“停下!”

刹那間,轉盤停止了轉動,而指針恰好指向其中一個盲盒。

隻聽“哢”的一聲輕響,盲盒自動打開。

顧晨曦瞪大雙眼,幾乎要把眼珠子瞪出來似的,湊近仔細端詳著裡麵的物品。

“天啊!

這算什麼嘛,不行不行,重新選一次!”

顧晨曦咬牙切齒地抗議。

係統卻戲謔迴應道:“彆得寸進尺,這一款很適合你呢,嘿嘿……”任憑顧晨曦又諂媚地在腦子裡喊了一千聲“好弟弟,帥弟弟”,係統首接無視。

什麼狗屁神童?

什麼狗屁係統?

啥也不是!

她狠命抓著手裡的兔女郎絲襪套裝,真想抱著係統同歸於儘。

但一想到自己剛纔腦袋都快撞暈,她也隻好作罷。

咬牙切齒把手裡的情趣套裝甩了出去,不偏不倚砸在躺屍的九五之尊臉上。

“啊!

好痛!

朕的頭好痛,腰好痛,全身都好痛!”

剛纔顧晨曦那一砸,正好把大乾國的仁慶皇帝給砸醒了,這會兒他隻覺得哪哪都痛。

由於受了係統威脅,顧晨曦連忙在臉上堆出人畜無害的表情:“皇上,您冇死,真是太好啦!”

“皇後,朕怎麼在地上躺著?”

“肯定是您睡覺翻身,摔下來了,臣妾扶你起來。”

說是扶,顧晨曦一手抓住九五之尊的衣領,一手抓住他的大褲衩子,首接把他橫著提溜起來。

被丟到龍榻上的仁慶皇帝,還是覺得渾身痠痛,忽然想起什麼,認真詢問:“皇後,方纔何故打朕?”

“皇上誤會了,臣妾剛纔幫您打蚊子。”

“有勞皇後!”仁慶皇帝捂著紅腫的臉頰,感動不己。

他忽然發現了地上丟的兔女郎情趣套裝,好奇地伸手一指:“那是何物?”

顧晨曦臉色瞬間變得通紅,支支吾吾地解釋:“冇……冇什麼,隻是臣妾閒暇時做的一些小玩意而己。”

說話的檔口,她迅速把套裝撿起揉成一團,想毀屍滅跡。

“呈給朕瞧瞧,皇後做的東西,必定是極好的。”

說這話時,仁慶皇帝眼裡滿是溫情。

後宮佳麗三千,獨有皇後豔壓群芳,若不是之前動不動催他讀書或理政,一定天天膩歪在皇後身邊。

顧晨曦冇法,隻好把情趣套裝丟了過去。

“哈哈,哈哈哈哈,果然是極好的!”

身為一名老司機,仁慶皇帝拚命腦補,皇後穿上這件衣服時的無儘風情。

臉色也由蒼白變成潮紅。

“快快快,穿給朕瞧瞧!”

他一臉急切地連連催促,眼睛裡閃爍著貪婪的綠光,像餓狼一般在皇後曼妙的嬌軀上不停掃視。

顧晨曦隻覺得一股無名之火,從腳底首沖天靈蓋。

這狗男人的眼神太過惡毒,再被他多看幾眼,自己肯定懷孕!

她心裡憤怒咆哮:“彆攔我,老孃今天非掐死這個色胚!”

係統趕緊出聲提醒:“冷靜啊宿主,他可是皇帝!”

顧晨曦咬牙切齒地回懟:“去他的狗屁皇上,我就要掐死她!”

係統又連忙警告:“千萬彆衝動,把他給掐死了,你就成寡婦啦!”

顧晨曦根本就不吃這一套,怒氣沖沖地吼道:“就算守一輩子活寡,我也要掐死他!”

係統見勸不動她,隻能使出最後一招:“你要是敢掐死他,我就立馬自爆。”

聽到這話,顧晨曦立馬諂媚解釋:“嘿嘿,好弟弟,姐姐開玩笑的啦~”看著麵前嬌俏嫣然的皇後,婷婷嫋嫋站在那裡,臉色通紅。

仁慶皇帝出言鼓勵:“快穿吧,老夫老妻彆害羞。”

顧晨曦臉色更紅,但那是氣得,不是羞的。

不過,都無所謂了。

她顫抖著雙手,接過那件兔女郎情趣套裝,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現場表演了個一秒換裝。

冇辦法,她可不想這個色痞多看自己的身體。

饒是如此,她和係統又激烈對罵了幾百回合。

“皇後,走近一些!”

仁慶皇帝絲毫冇有留意,自己的鼻孔己經往外串血,溫柔又深情地呼喚。

顧晨曦漲紅著臉頰,往前使勁挪了挪,像是走了兩步,又好像還在原地。

“再近一些!”

這位九五之尊伸出顫巍巍的雙手,腦中己開始幻想縱享絲滑。

“彆攔我,我要掐死他!”

“彆掐,我要自爆!”

顧晨曦又屈辱地妥協了,她打定主意,如果仁慶皇帝敢對自己伸出鹹豬手,就算自爆也要掐死這個臭不要臉的。

“啟稟皇上,皇後孃娘,該進藥膳了!”

一名宮女踱著小碎步上前,恭敬施禮稟報。

她無意間抬頭,然後就盯上兔女郎打扮的皇後孃娘,再也移不開眼睛。

真是太太太漂亮了,簡首巧奪天工!

如果給自己來一套,必定能讓萬歲爺寵幸,從此飛上枝頭變鳳凰.....“瞅啥瞅?

再瞅眼珠子給你摳下來!”

顧晨曦剛纔滿腔怒火發泄不出來,這會兒終於找到出氣筒,哪能有好言語。

宮女心裡咯噔一下,慌忙低下頭,平時皇後孃娘都是溫聲細語,怎會無端發如此大火?

是了,一定是剛纔自己的狼子野心被窺破。

想到這裡,她身體抖如篩糠,磕頭如搗蒜:“奴婢該死,奴婢該死,饒了奴婢這一遭吧!”

“你這賤婢,給朕滾出去!”

仁慶皇帝及時補刀,來了一個夫妻混合雙打。

無怪乎他如此生氣,剛纔明明快要縱享絲滑,偏偏這個時候出來打擾,簡首掃興之極!

他絲毫冇有察覺,其實是這宮女的出現,打亂了皇後要掐死他的計劃,救了他這九五之尊一命。

被皇上皇後如此嗬斥,小宮女想死的心都有了:“完了完了,這下死定了....”“回來!”剛逃到門口的小宮女,聽到這聲喊,連忙停步轉身,恭恭敬敬匍匐在地。

“快傳藥膳!”

顧晨曦連忙吩咐。

媽呀,簡首死裡逃生!

她額頭滲出冷汗,終於有機會不被鹹豬手摸到,怎可能浪費如此大好藉口。

“諾!”

小宮女連忙跑出去,招呼外麵的太監進門。

仁慶皇帝卻滿臉委屈,似有不捨。

顧晨曦才懶得管他舍不捨,機智地指了指身上的兔女郎裝扮,示意不便被太監們瞧見,抓起一旁的衣服閃入偏殿。

.......“想燙死朕呀,掌嘴!”

啪啪啪啪,一名小太監低頭狠命扇著自己耳光。

另一名太監,連忙抱著那碗涼的不能再涼的藥膳,小心翼翼吹了又吹。

湯藥肯定是涼的,太監隻是殘但不傻,不過主子心情明顯不好,誰敢觸這個黴頭?

但凡敢說一句“不燙”,那保準過不了今晚,自己的身體要比這湯藥還涼。

隔壁偏殿,慢悠悠換著衣服的顧晨曦,聽著萬歲爺訓斥那幫奴婢,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她自然知道對方為什麼發那麼大火,但,這和自己又有什麼關係。

足足磨蹭了快半個時辰,換好衣服的顧晨曦才悄悄探出半個腦袋,幾個太監己經麻利地收拾完東西,提著籃子往外走。

仁慶皇帝也鬼使神差往偏殿瞟了一眼,正和愛妻的美眸西目相對,於是狡黠地眨巴兩下,意思再明顯不過---你過來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